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中心 > 行业动态 > 正文

我不发疯,还有救,艺术不发疯还有救吗?

发布时间:2016-07-02 15:18:22   点击:

每天,各地都上演着不同面孔组成的艺术狂欢趴,大家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仿佛艺术界的空前繁荣已经通过这种形式得以提前到来。

 

说起那些凭着天赋灵感而能于瞬间完成非凡创造的“天才”,我们的脑海里或许马上就会出现这些人名,亚里士多德、莎士比亚、米开朗基罗、毕加索、凡高、康德、黑格尔……然而这些天才中有一些同时还是精神病人!谁是天才,谁是疯子?狄德罗说“没有一个伟大的心灵不带一粒疯狂的种子”,叔本华说“天才和疯狂相互为邻”,乔治·桑则更言“天才和疯狂之间的距离还不到一根头发丝”。

 

 Art Brut 的创始人 Jean Dubuffet

 

人们常常把感染力强的艺术和艺术家自己的不稳定的情感联系在一起。似乎艺术的实现,总是来自于刻骨的疼痛,那种关于疯狂的天才的既定想法,总是无法避免。

Fountain House 是一个非盈利组织,致力于帮助社区精神病患者恢复健康并找到工作。如果其中一个成员在工作时不能继续,该组织将派遣员工去帮助他。参加他们的俱乐部,也就是在他们举办画展的地方,是完全免费的。然而,与这里经常展出的六十位艺术家的作品所想要表达的东西一样,这个组织正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冲突——他们希望这群边缘化的创造者在这个竞争激烈的艺术市场,开辟出自由空间,与此同时,又想让人们关注艺术品本身,而不是艺术家的故事。

 


Celebrity Heaven , by Martin Cohen

自打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Martin Cohen一直参与着Fountain House活动,创造了大量的作品,帮助项目从一面显示墙已扩大到整个画廊。当他还在读大学本科的时候,就被诊断为患有精神分裂症和狂躁症。他的大脑总是像万花筒旋转着关于摇滚明星的幻觉,“他们飞离天空,Peter Gabriel为首的基督徒。”他的画很多以此为主题创作。他最后返回学校,继续在卡内基梅隆大学跟随著名的表现主义画家Sam Giliam学习,最终获得艺术硕士学位。

 


 年轻时的Peter Gabriel

的确,Cohen他把自己的作品和自己本身联系在了一起,他说他是一个”用心情去创作的艺术家“,他的病激发了他的许多作品,也使他更愿意去尝试很多不同的东西。

在洛可可时期,艺术就是关于有钱人做点娱乐的事,随意挥霍自己的财富,而穷人就不会在艺术中出现。我厌恶这样,而我们现在的社会也是如此,只是形式不同罢了——他们开玩笑,戏弄生活,只是为了开玩笑和戏弄生活。

在那里,很多艺术家都很高产,但在纽约艺术界,要找到一条道路,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极其困难的,我们甚至无法真正理解它的意思。”Fountain House的负责人Ariel表示。虽然有很多限制,但他们从来没有放弃帮助艺术家找到有限的出口,特别是那些没有太多人际关系的艺术家。很多人年纪已经大了,也不上学,似乎在艺术界立足的唯一方法就是建立人际关系网了。我们试着帮助他们建立联系,通过我们自己的画廊,但之后,艺术家必须依靠自己走在外面。他们中的很多人不想因为自己的精神病而被贴上了“边缘人”的标签,但在很多情况下,这是他们的一个出口。

 

前几天看到广美的哲学老师写了一篇《大师疯子?疯子是大师?也许有病的是我们》,就深入浅出地讲了很多艺术家疯了的案例,而案例中的真疯子和假疯子我们就不一一辨认,就像老师说的,没点儿毛病都不好意思混艺术圈了。

 

最近看到一本有意思的书,日本心理学大师冈田尊司写的《不正常人类研究所》。而那些想要拥有“疯子头脑”的“天才艺术家”们对于这本书一定会喜闻乐见,因为这里面的病五花八门,总有一款适合你!

热点信息

关注中国网络美术